网站地图
  活动动态
当前位置: 首页->党的生活->活动动态->正文

我们的“学生班主任”

时间:2005年01月25日    来源:教育时报    作者:于刚    阅读:

   1月7日下午5点多,河南大学药学院2002级学生李晓梅、方金印刚刚下课,就匆匆赶往6公里外的河大新校区,去了解自己负责的药学院2004级2班、5班学生的思想、学习情况。这天是周五,按照课程安排,药学院2004级学生都要去微机房。李晓梅、方金印把几名学生叫到办公室,“师生”说到有趣的地方,办公室不时响起开心的笑声。
  从去年11月起,李晓梅、方金印和李威伟、聂利月、田帅华、赵晶梅等6名2002级学生会、团委干部被药学院党总支任命为该院2004级6个班的班主任。
  桥梁
  “我们是院领导、辅导员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桥梁.对学生在思想上引导,在生活上进行帮助。”谈到自己的角色定位,方金印这样对记者说,“除了兼任辅导员的张尽廷老师,学院还给2004级新生派了一位专职辅导员。但是2004级6个班有200多名学生,辅导员根本不可能面面俱到。我们每人负责一个班级,职责很明确,也容易操作。我们要对学生的思想、学习、生活等及时了解,能处理的处理,力所不能及的就反映给辅导员老师。学院的活动、老师的一些想法,也都是通过我们落实到学生。”
  李晓梅个头不高,特别爱笑,看起来还像一个高中生。可谈起自己的“学生”的时候,她俨然一副长者的口气:“学生是刚刚经过高考的激烈竞争进入大学的,他们的学习、生活方式一时还转变不过来,有时候还会发生一些特别有意思的事情。比如我负责的2班有一名学生,他感觉与高中相比,大学里睡觉的时间太多了,简直是一种浪费。他每天还像在高中时一样,早晨6点起床,晚上12点睡觉,拼命读书学习。我告诉他,大学的课堂学习只是大学生发展的一个方面,除此之外,还应该多参加一些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,培养自己多方面的能力,尤其是要学会交往、多交朋友。”
  虽然当班主任才两个多月的时间,方金印等人已经组织、参与了选拔班干部和资助贫困生等班级“重大活动”。他说:“以前自己站在学生的角度,总觉得辅导员做的一些事情不可理解;现在自己当了班主任,才体会到了老师的苦心,也学会了从大局出发处理问题。”5班竞选班长的时候,他对班里一名学生印象特别好,觉得这名学生不但办事能力强,而且很善于协调关系。投票时,这名学生的得票却没有超过半数。后来才知道,他平时说话不太注意方式,“得罪”了不少人。方金印向辅导员老师汇报后,决定充分尊重“民意”,让另一名群众基础较好的学生当了班长。
  确定资助贫困生名单的前前后后,方金印觉得自己经受了一次磨练。“当时,很多学生都填了申请表,但学院分到每个班里的名额有限。拿着厚厚一沓表格,给谁、不给谁、会不会有人虚报‘军情’、会不会有贫困生碍于面子没有填写申请表……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好在,经过细致的核实调查,最后的评定结果大家还比较认可。
  经历了两个多月的班主任生活,方金印的感觉是,学生进步了,自己电进步了。李晓梅说得更坦率:“以前总觉得自己还是个黄毛丫头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不开心的时候,甚至还逃过课。当了班主任之后,知道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了,也更加尊重老师的劳动了。”
  因为已经上了大三,功课非常紧张,加上冬季天气常常不好,李晓梅、方金印等人最近每周才能去新校区一次。每到班里,学生都亲热得不得了。李晓梅对记者说,每次告别学生,顶着寒风往回赶的时候,都沉浸在一种感动和快乐之中。
依靠
  记者没有见到4班班主任聂利月,但从她的“学生”代晓阳的言谈中感受到。她是个开朗、亲和的人。代晓阳告诉记者,聂利月经常对他们说:“站在讲台上,我是你们的斑主任;走下讲台,我是你们的学姐。”他们对她的称呼则是“聂子”,或者是“头儿”“老大”。
  一下午的座谈,让记者充分感受到了“师生”之间的和谐与亲密。在班主任眼里,“学生”有长处,电有短处;在学生心目中,班主任有公平,也有偏颇。“师生”面对面就对方的“表现”说长道短,没有丝毫的扭捏,而是洋溢着一种“鱼水之情”。
  “老师班主任”和“学长班主任”究竟有何不同?
  2班学生傅凯的感觉是:“老师班主任”像长辈,和学生之间或我或少地存在着“隔一阂”;而“学长班主任”像朋友。每次见到班主任,我们都缠着问一些很细节的、很幼稚的问题,而不用担心被笑话。
  “班主任和学长的双重身份,使他们成为离我们很近,能看得见、摸得着、赶得上的榜样。比如说吧,听说我们2004级6名‘学长班主任’全部是党员,院团委、学生会干部,都提前过了英语四、六级,班里很多同学部下决心在大学四年里赶上甚至超过班主任。”
  作为班主任,首要的任务当然是帮助学生完成学业。傅凯说,他们的班主任李晓梅经常给他们讲一些具体、有用的学习方法。对于那些不想学、不爱学的学生,再像小学、中学的班主任那样讲学习意义、讲人生理想,已经不起作用,李晓梅采取了一种“反向激励法”:“实在学不进去了,就去玩儿。等玩得感觉对不起家人的时候再猛学。”
  在大家的心目中,生活、心理、感情上的一些细节,班主任也都能照顾到。有的学生从广西来,不知道开封冬天会这么冷,带的棉衣、棉被都不够,班主任马上向学院、辅导员老师反映并送来衣被。还有一个学生。从小在北京长大,吃不惯开封的饭菜,天天煮方便面吃,班主任就给他介绍一些符合口味的当地饭菜。每逢双休日、节假日,班主任还会领着大家去滑旱冰,去市内的小吃一条街,去看开封市内和周围的名胜古迹……傅凯说:“当班主任和我们一起疯着玩的时候,他们不再是班主任、学长,而成了我们中的一员,是我们的好哥们儿。”
  说起去年冬至包饺子的事,代晓阳仍然非常兴奋:“我们用学院发给每个学生的两元钱买了面、菜、肉,请学校食堂的师傅做了饺子馅,自己动手在食堂餐厅包饺子,有人包成元宝,有人包成乌龟,好玩极了。我们还借来气球,把餐厅布置得像礼堂似的。吃完饺子,我们唱歌,打雪仗……那是我们班学生自己搞的第一个活动,也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饺子。”代晓阳给记者看了那天他们拍摄的照片,热闹的人群中,惟独没有这次活动的组织者——他们的班主任聂利月。那天,雪下得特别大,聂利月没能赶来参加活动,只能以一条手机短信送来祝福。这成为全班学生最大的遗憾。
尝试
  6名“学生班主任”的出色表现,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的良好反映,多多少少出乎这项制度的“创始者”——河南大学药学院党总支书记万新芳的意料。
  “有人说‘学生班主任’制度是我们的首创,事实上,它更多的是一种尝试。与河南大学其他学院一样,药学院近年来一直在扩招,师资力量相对紧张。而且,并不是所有的教师都适合做班主任。我们学院一直注重大学生的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,去年出台的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》也提出‘要充分调动大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引导他们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’,在这样的背景下,学院领导班子商议决定设立‘学生班主任’。”
  药学院团委书记谢纳泽对记者说,目前的6名“学生班主任”,是院领导、辅导员严格选拔出来的。他们全部是中共党员,院团委、学生会干部,有着较强的组织能力、语言表达能力,在平时的工作中有强烈的进取意识、创新意识和奉献意识。“以前,2004级的两个辅导品一直忙不过来,学生有了问题找不到老师。现在,一班一位‘学生班主任’,辅导员把握整个年级大的方向,‘学生班主任’则是‘铁路警察,各管一段’,工作协调、顺当多了。”
  万新芳说,虽然把班级交给了“学生班主任”,但学院领导、年级辅导员并不是撒手不管,因为其中不但有一个对“学生班主任”管理效果的监控问题,而且存在一个对“学生班主任”本身的教育、提高问题。“如果事实证明是成功的,我们会把这项制度坚持下去。具体设想是:2002级‘学生班主任’管理2004级新生,一年后交教师管理;2003级‘学生班主任’管理2005级新生,一年后交教师管理;依此类推……时机成熟的时候,我们还会考虑以合适的方式对‘学生班主任’予以奖励或鼓励。
  相关链接
  河南大学药学院一直十分注意通过引导学生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,加强对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。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》出台后,药学院在总结以往成功经验的基础上,适时提出了“四个结合”,推出了“八个一”活动。“四个结合”是:教书育人、管理育人与服务育人相结合,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相结合,外在教育、内在教育(自我教育)与实践教育相结合,教师的主导作用与学生主体作用相结合。“八个一”活动是:一个处级干部联系一个教研室,一个教研室指导一个学生创新创业活动小组,一个教工党员联系一个班级(团支部),一个教工联系一个学生宿舍,一个党支部联系一个贫困学生,一个群团组织一个月组织一次以“四个以”为主题的教育或实践育人活动,一个班主任联系一批学生家长代表,一个辅导员联系一批用人单位代表。
  “学生班主任”制度是该院“八个一”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,也是他们贯彻落实《意见》的具体探索和实践。